買個日本貨,摳掉油漆就能騙國家15億?聽到這裡我放下了手中的磚

互聯網新鮮事 07月10日


你想看的都在這兒

來源:酷玩實驗室

作者:蛋蛋姐

這兩天兩天看到這麼一條新聞

甚是氣人


沒錯

據該公司員工親口說

他們就是把日本的液壓泵

重新塗了油漆

換上了他們的logo

然後就通過國家鑒定

“突破外國核心技術封鎖

為國争光了“

就這樣

他們8年拿了國家15億的補貼


提到高端液壓産品

一般人看到可能會覺得

這離自己很遠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

這個東西

關系到國之命門


因為缺乏這個技術

我國國産的飛機C919

高壓柱塞泵卻隻能從美國進口

還有其他坦克、裝甲車等

需要額定壓力在35MPa以上的

高壓柱塞泵

90%以上依賴進口


可以說

高壓柱塞泵

就是鲠在我國裝備制造業

咽喉要道的一根‘刺’


我們也知道

這樣的核心技術

必須要自己掌握

為了搞好這一産業

我們砸起錢來一點也不手軟

可這些企業

拿起國家的錢來卻是一點也不留情



看到他們這麼明目張膽的

薅國家羊毛

不少網友炸了

恨不得讓他們

把吃到嘴裡的肥肉

給吐出來


這家公司名叫

山東常林機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它為啥就有這種

别人掌握不了的本領呢

這就不得不從

它的發家史說起


一開始那會

他也就是個生産拖拉機的廠子

山東手扶拖拉機制造廠


那會兒,常林每日兢兢業業

根據原常林集團北京高端裝備研究院

副院長怯軍的描述

他們生産的單缸手扶拖拉機

每年産量最大的時候

可以達到一年12萬台


也就是說

中國那會兒

幾乎所有的手扶拖拉機

都出自這個工廠


不過,農機行業利潤小

對環境的污染又很大

基本都是靠國家補貼活

要是照這樣下去

要倒閉那可是分分鐘的事兒


好在1999年的時候

常林順利完成轉型

開始涉足工程機械行業


憑借先前打下的口碑

再加上業界好風氣的帶動

常林的發展也一路飄紅

2009年,常林集團成功入選

“2009年中國機械工業百強企業”

這一年,常林集團繳納國稅

地稅總計2893萬元,

名列臨沂市納稅百強!


也是在這個時候

常林為國家做出更大貢獻的機會

到來了

那就是高壓柱塞泵


蛋蛋姐開頭說過

高壓柱塞泵這個東西

在工程領域相當重要

被稱作液壓系統的“心髒”


可遺憾的是

由于沒能掌握核心技術

作為液壓工業規模

位居世界第二大國的我們

幾乎所有的高壓柱塞泵

都得依賴進口

而且這東西特别貴


貴就算了

我們進口還要看對方臉色

後續要更換啊維修啊

還是得求爺爺告奶奶的

讓對方多給我們提供點貨源


尤其是高端液壓件市場

大部分被德國力士樂

日本川崎重工等國外廠商所壟斷

看着花銷這麼大

利潤又這麼微薄

中國人也着急啊

可幹着急有啥用

人家就是封鎖技術不給你看


看着他們這麼橫

我國工程機械行業

舉行了一次又一次技術交流會

每次都讨論

怎麼擁有這項技術啊

怎麼打破國外技術壁壘啊

怎麼給我們中國人

省一點錢啊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這個曾經生産拖拉機的大廠

雄心勃勃的常林集團

決定自己來搞這個

和高壓柱塞泵有關的研究

他們創立了專攻液壓元件的公司

打算一舉幹掉

在中國作威作福的

日本川崎


2009年起

常林開始大規模借貸以擴張業務

并将重點放在了

高端工業元件的研發上


他們組成了相當豪華的陣容

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首席專家

哈工大教授

德國力士樂公司中國區高管

甚至以阿爾夫·卡西米爾·雷諾為首的

9人瑞典液壓研發團隊

都在他們的專家名單上


這麼牛逼的團隊

常林集團自然也被認定為

國家高新技術企業


看着他們雄赳赳氣昂昂地

要充當“領路人”的角色

整個行業都為他們歡呼雀躍


他們也不負衆望

經過短短三年的研發

2012年8月7日 

常林集團舉辦了一場發布會

給大家夥兒交成績單的時候

到了!


所有人都激動興奮歡呼雀躍啊

就連工信部

也開了個先例

跑來一大批人

首次為一個企業專門組織鑒定會


這一場發布會

甚至還被稱為

“中國液壓史的‘八七會議’”


在這次發布會上

他們拿出了自己研發的兩款産品

一款回轉馬達,一款主閥

讓專家組進行鑒定評議


看完他們的産品

時任中國液壓與氣動密封件

工業協會理事長的沙寶森

激動地宣布

中川液壓的成就

表明我國液壓産業發展

已從測繪、仿制“跟風”階段

開始向掌握核心技術

進行自主創新階段邁進


有了這麼個突出成就

山東常林集團被認定為

國家國際科技合作基地


到了2014年

根據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的統計

常林集團曾憑借

超過50億元的主營業務收入

名列年度機械工業百強企業


不過啊,這還不算什麼

2015年

常林集團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

也獲得了國家的批準


董事長張義華

還榮獲了個榮譽稱号

“全國勞動模範”


有了這麼些榮譽加身

常林也不負衆望

這幾年來

常林至少申報了30個項目

獲得國家專款資助的項目至少13個

累計獲得國家專款支持資金近15億元

年均2.5億元


在高額資金的支持下

常林的每一次突破

都令業内人士驚喜


2015年10月下旬

常林集團要用一台

裝備了自主制造液壓系統地

大型挖掘機

與國際一線品牌

美國的卡特彼勒進行比賽


結果

在裝滿3車108方土的設定目标下

“常林造”用時8分鐘,油耗8.61L

而後者用時13分鐘,油耗12.05L

常林制造又一次大獲全勝


仿佛就在那一刻

我們可以驕傲的宣布

中國突破了液壓泵的技術封鎖

甚至還帶領中國

成了行業内的佼佼者



可奇怪的是

看着他們的技術

一次次帶領中國超越世界

可隻宣布技術卻不投入量産

甚至連資金鍊都出現了斷裂

2016年

總部居然拖欠了員工們

一整年的工資


甚至還先後收到法院的傳訊

常林集團先後被各地法院

各類法律訴訟

高達155起


就連集團的法人代表張義華

也登上了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就在我們感到疑惑不解

并寄希望于他再創輝煌時


2017年7月24日

臨沭縣法院卻宣布

常林破産了!

與之相應的

旗下四家關聯公司

也紛紛進入破産程序


經過臨沭縣法院評估

上述五家公司資産總額為44.29億元

負債總額為66.93億元


就這樣

當年叱咤風雲的常林集團

居然走上了破産的道路


看到這裡大家也好奇

怎麼好端端的

欠了這麼多錢


這就不得不從常林的管理說起了

它所在的小縣城相對閉塞

加上集團管理思維落後

家族勢力龐大

壓根沒把國家項目當回事

反倒花起錢來大手大腳


蛋蛋姐舉個例子你就知道了

當年研發液壓泵時

常林融資了25個億

可實際不需要投入這麼多

隻需要12億左右


為了“将剩下的錢花掉”

常林集團甚至投資4億元

打造四星級的常林國際大酒店

在酒店西北側投資1.5億元建設

“天地源溫泉”


與此同時

這家号稱擁有

豪華專家科研團隊的常林集團

内部早已分崩離析了

早先宣傳中所說的

豪華的外籍團隊早已不複存在了


沒有了豪華的技術團隊

想研發個什麼東西

那不就是扯淡嘛


那麼

常林那個所謂的

打破國外技術封鎖

的高壓柱塞泵是怎麼來的呢

看看下面這張圖

你就明白了


從外表看上去

這兩個東西

簡直就是打一個娘胎裡

生出來的嘛


沒錯

在澎湃新聞采訪過程中

有三名原常林集團員工表明

中川液壓的一款液壓泵

是模仿日本川崎設計的

他們之前的高管甚至直言

“這個泵是将日本川崎的泵的油漆塗掉

換上中川的标牌就通過了鑒定”


就這樣

從2009年我們就開始

投入研發的核心元件

我們以為我們已經打破

國外技術封鎖的關鍵産業

9年過去了

卻隻是貼在别人家

産品上的一個logo


這樣的手法

這樣的作為

不由令人扼腕歎息

又心生憤怒


同時也令人

重新想起了一件往事

漢芯一号造假事件


2003年,有一個叫陳進的人

宣稱自己在上海

自主研發出了一款世界一流的芯片

“漢芯一号”


這款芯片在當時被稱為國内首創

已經達到了世界頂尖的水平

完全和英特爾等老牌科技大廠

做出來的CPU一個水準

一度成為全中國的驕傲


那時候的陳進風光極了

一躍成為上海交大微電子學院院長

上海矽知識産權交易中心CEO

上海交大還對他進行投資

和他一起成立了漢芯科技有限公司

陳進自然當之無愧的成為總裁

開始對漢芯一号進行商業化


與此同時

他還成為長江學者

代表着中國學術界的最高榮譽


按理說

榮譽加身,光環籠罩

又有了各項福利支持

陳進應該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帶領中國制造站在世界之巅


可奇怪的是

在後來的幾年時間裡

這塊如此牛X的芯片

卻并沒有被大規模生産


直到英特爾、摩托羅拉等廠商

很快研發出了更新更快的CPU

這塊芯片仍舊處于沉睡之中

當年陳進意氣風發展示芯片的樣子

也再也不複存在


人們都在懷疑

陳進到底怎麼了

中國的芯片到底怎麼了

直到三年後的一個春節

一位神秘舉報人

在清華大學BBS上

發布的一則神秘帖子

《漢芯黑幕》

揭開了這些謎團


此文一出

像給中國科技界扔了一記悶雷

這時的人們才知道

原來我們引以為豪的“漢芯1号”

竟然是陳進找自己在美國的弟弟

購買了一批摩托羅拉的芯片


并找來了當初給

“漢芯”實驗室裝修的一位民工

讓他用砂紙打磨掉芯片上

原有摩托羅拉标識

然後加上自己的“标識”

才變成了“完全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

“漢芯一号”


後來經過一系列調查

人們才發現

陳進在負責研制“漢芯”系列芯片時

存在嚴重的造假和欺騙行為

以虛假科研成果欺騙了鑒定專家

上海交大、研究團隊

地方政府和中央有關部委

欺騙了媒體和公衆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

大家萬萬沒有想到

我們期待這麼久的芯片領域

甚至以為要趕超美英法等西方國家了

可到頭來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也幾乎耗盡了人們對自主研發的信任

和行業的期待


上海交大決定

撤銷陳進擔任的職務

并與其解除合同

 

科技部也終止了

陳進負責的科研項目

追繳相關經費

取消陳進以後

承擔國家科技計劃課題的資格


教育部撤銷了陳進“長江學者”稱号

取消其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的資格

追繳相應撥款


國家發展改革委

也決定終止陳進負責的

高技術産業化項目的執行

追繳相關經費


本以為這下子

陳進從高峰跌落谷底

欺騙民衆這麼多年

總得反思一下吧


可令人驚訝的是

即便造成了這麼惡劣的影響

目前陳進的公司仍在運營

他還同時是

“上海矽盛微系統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矽智芯片技術研究所有限公司”

兩家公司的大股東

持股比例分别達到15%20%


甚至還變了張臉

分分鐘獲得150w資金


看起來

陳進倒是活得如魚得水

原本抱有極大希望的我們

如今隻能看到

我們的芯片研發

遲遲沒能邁上正軌


甚至在前不久中美貿易戰中

我國也因為沒有自主研發的芯片

特朗普把我們的中興

當猴一樣耍


看着國家拿來扶持

高新科技的錢

就這樣被這群人騙走

一騙甚至十幾個億

甚至還被别人抓住弱勢

拿來攻擊時

蛋蛋姐不由心痛至極


因為,早在2006年

中國有關政府部門

就在企業布局建設

“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

并把它們作為

國家技術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試圖通過特殊的政策扶持

解決我國在高新技術方面的空缺

可遺憾的是

雖然政策是好的

但一部分企業卻借此

幹起了欺騙國家的勾當


根據2018年5月科技部發布的

“關于99個企業

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結果”

顯示的數據來看


有8個實驗室限期整改

4個實驗室未通過評估

國家實驗室建設不達标率

達到了12%


就這樣

這些公司

拿着國家投資緊缺行業的錢

卻幹着坑蒙拐騙的勾當

震驚之餘

不由令人心寒啊


要知道

在我們國家

曾經窮得飯都吃不起的時候

卻有一大批自主科研成果爆發


那時候

我們國力尚弱

無法給科學家們提供豐富的物質條件

像鄧稼先、錢學森這些科學家

不要名不要利

甚至不顧個人生命安危

也要将中國的

國防自衛武器

引領到了世界先進水平


這樣的無私奉獻

不由令我們熱淚盈眶


可到了今天

當我們已經明确的意識到

國力的強盛離不開科技的進步

并花大力氣,大投資

立志要将扼住我們喉嚨的産業

給搞上去時

這群企業

卻交給了我們這樣一份答卷


我不是說

科學家要無私奉獻

而是說

拿到錢的人

就要真正的幹實事兒


否則的話

當國家把錢投資給這群公司時

那群真正有能力研發的技術公司

卻因為沒有資金

不得不叫停自己的研發


就這樣

我們本以為他們會做出成就

好帶領中國走向強國

結果回過頭一看

這群人竟然是一群騙子


試想一下

倘若十幾年以後

國家所投資的産業都是這樣子

我們的糧食安全依賴于别國

我們的航空航天依賴于别國

所有遏制我們生命線的科技

都得依賴别國獲得

那時的我們

又該何去何從


我們無法量化

山東常林、陳進類事件

會帶給國家多少實際的損失

也無法評估

由于他們的坑蒙拐騙

使得我們的高新産業

不得不繼續受人牽制多少年


而這群騙子呢

至今依然逍遙法外

充其量賠點錢道個歉

這事兒就過去了

包括當年的審批員們

也基本受不到什麼嚴重的處罰


可我們受到牽制的

依舊受到牽制

要看人臉色的

仍舊要看人臉色


推薦閱讀1

點擊大圖 微信和支付寶掐起來了,你站誰?

推薦閱讀2

點擊大圖 摩拜宣布免押金,造車的人卻哭了


    + 關注

    + 訂閱

    掃描二維碼推薦公衆号

    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