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假成真”的7對革命夫妻

兵團戰友 10月10日

電視劇《潛伏》劇照

作者/王樹人

來源/國家人文曆史

原标題/中共曆史上“弄假成真”的7對著名革命夫妻



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戰争時期,一些在白區從事地下工作的中國共産黨員,出于革命工作的需要,就服從黨組織的安排,假扮夫妻來迷惑敵人。由于雙方有着共同的理想和追求,産生感情後,經黨組織批準,就“弄假成真”變成了志同道合的真夫妻。現綜合有關資料的記載,把“弄假成真”的七對革命夫妻簡介如下,以飨讀者。

“刑場上的婚禮”周文雍和陳鐵軍夫妻
周文雍和陳鐵軍
周文雍,1905年生于廣東開平。1925年加入中國共産黨。曾參加省港大罷工和廣州起義。曆任廣州工人代表大會特别委員會主席,中共廣州市委組織部長、工委書記,廣州工人赤衛總隊總指揮,廣州蘇維埃政府人民勞動委員,中共廣東省委工人部長。大革命失敗後,和中共兩廣區委婦女委員陳鐵軍在廣州建立黨的秘密聯絡機關,對外假稱夫妻。
和陳鐵軍假扮夫妻後,周文雍的主要工作是組織廣州工人暴動。當時,在廣州的汪精衛、陳公博等扮成“新左派”,鼓吹民主、自由,借以籠絡人心。為了揭穿他們的假面目,周文雍率領數千名失業工人,在汪精衛的官邸“葵園”門前喊口号,要求釋放被捕工人。敵人惱羞成怒,派出大批軍警鎮壓工人。周文雍受傷被捕。周文雍被捕後,黨組織成立了營救小組,陳鐵軍和大家一起制定營救計劃。陳鐵軍派人把關押周文雍的地點搞清楚後,又讓人設法告訴周文雍不飲茶水,以引起“高燒”,說是患了傷寒;再發動獄中難友起哄,迫使敵人把周文雍從監獄送進醫院;這時組織便衣武裝,把周文雍從醫院救出。周文雍被救出來後,仍與陳鐵軍假扮夫妻在廣州做地下工作。不幸的是,由于叛徒告密,1928年1月27日(大年初五),周文雍和陳鐵軍同時被捕。敵人向他們施用了酷刑,但他們堅決不向敵人低頭。同年2月6日,在他們被判處死刑、即将就義之時,周文雍在監獄牆壁上題寫了一首《絕筆詩》:“頭可斷,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滅。壯士頭顱為黨落,好漢身軀為群裂。”還提出要和陳鐵軍合影。敵人同意了他的要求。他們并肩站在牢房窗前照了相,以作為他們的結婚照。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在敵人的刑場上,他們舉行了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悲壯動人的刑場婚禮。
陳鐵軍,原名陳燮君。1904年3月生于廣東佛山。1924年秋考入廣東大學文學院預科。求學期間,為追求進步,決心跟共産黨走,她将原名“燮君”改為“鐵軍”。1925年參加“五卅”運動和省港大罷工的宣傳工作。1926年4月加入中國共産黨。大革命失敗後的1927年10月,受黨的派遣,裝扮成周文雍的妻子,并參加了廣州起義。1928年1月27日(大年初五),在組織廣州市春季騷動期間,被叛徒出賣與周文雍同時被捕。在獄中,他們備受酷刑,堅貞不屈。敵人無計可施,決定判處他們死刑。在共同進行革命鬥争的過程中,周文雍和陳鐵軍産生了愛情。但為了革命事業,他們将愛情一直埋藏在心底。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們決定将埋藏在心底的愛情公布于衆,在敵人的刑場上舉行了革命者婚禮,從而表現了大無畏的英雄氣概。
1928年2月6日,在廣州紅花崗刑場,兩位氣吞山河的年輕共産黨人面對敵人的槍口,把刑場作為結婚的禮堂,把反動派的槍聲作為結婚的禮炮,從容不迫地舉行了婚禮。其婚禮之悲壯,空前絕後。

熊瑾玎和朱瑞绶夫婦
熊瑾玎和朱瑞绶
熊瑾玎,1886年生于湖南長沙。曾參加毛澤東同志等組織的新民學會,在毛澤東創辦的自修大學擔任過教導主任。曾為毛澤東、何叔衡去上海參加黨的“一大”籌措了旅費。1927年“馬日事變”後,遭反動派通緝,于10月逃亡漢口,并在這白色恐怖極其嚴重的時刻,經郭亮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産黨。1928年到上海,在中共中央機關任會計。後至湘鄂西蘇區,任宣傳教育部長兼蘇維埃政府秘書長。抗日戰争和解放戰争時期,任新華日報社總經理、《晉綏日報》社副總經理、解放區救濟總會副秘書長、中國人民救濟總會監察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建國後,曆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至第四屆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不久因年高體衰而休息。
朱瑞绶,1908年生于湖南長沙。1924年入長沙女子師範讀書。1925年加入中國共産黨。後在株州搞了一個時期的鐵路工人子弟教學和職工家屬工作後,因“馬日事變”轉入地下。1928年夏天到了上海。不久,也調到了中央政治局機關。
1928年,熊瑾玎在上海中共中央機關任會計,負責籌措經費,并奉命建立了中央政治局開會、辦公的機關。由于對外用“福興” 
字号老闆身份掩護黨中央秘密機關,做經營湖南土布土紗的生意,因此同志們便戲稱他為“熊老闆”。為掩人耳目,他和朱瑞绶假扮夫妻。後來于1928年8月結婚。
1931年,因顧順章叛變,中央機關搬遷,熊瑾玎和朱瑞绶先後去湘鄂西蘇區工作。第二年又回上海,二人同住中央交通機關。1933年4月8日,熊瑾玎去法租界給賀龍同志的家屬送生活費。這時,賀龍同志家屬已被逮捕,熊瑾玎被守候在那裡的法國捕房捕去。熊瑾玎被捕後,根據黨的指示,朱瑞绶積極設法營救,她找了宋慶齡,請了史良、唐豪、董康等律師。在第二次開庭時,朱瑞绶經組織同意随史良前往探望,不料在候審室門口被叛徒徐錫根指認,也遭拘押。朱瑞绶被關押了八個月,終以無罪獲釋,而熊瑾玎卻被判了八年徒刑。1937年,随着抗日高潮的到來和國共合作形勢的發展,周恩來同志委派毛澤民同志來上海探視和營救熊瑾玎。飽嘗了四年又五個月的鐵窗生活以後,熊瑾玎終于在抗日戰争的炮聲中獲得了自由。從1938年起至1946年止,一直在重慶任中央機關報《新華日報》總經理,朱瑞绶也在報社工作。
1966年初,熊瑾玎80歲誕辰時,周恩來總理特地帶着鄧小平送給自己的兩瓶紹興花雕陳酒為他祝壽。1973年,熊瑾玎病危且已不能說話,周恩來不顧自己重病在身仍親去醫院看望。熊瑾玎于1973年逝世,享年87歲。著有《革命老人徐特立》,出版有《熊瑾玎詩草》。1990年的時候,已經82歲的革命老人朱瑞绶,還曾接受過鄧小平同志的女兒鄧榕的拜訪。
任國桢(左)和陳少敏
任國桢和陳少敏
任國桢,祖籍山東。1898年生于遼甯安東(今丹東市)。原名任鴻錫,曾用名任國藩。1918年入北京大學俄文系預科。1924年加入中國共産黨。1925年起,任中共奉天支部書記、哈爾濱《東北早報》編輯。1928年9月,任中共哈爾濱縣委書記、市委書記。1929年任中共滿洲省委委員、候補常委等。同年底赴上海,進中央幹部訓練班學習。1930年2月,中共山東省委因出現叛徒連遭破壞,幾位主要領導人均被捕,省委機關也由濟南轉移到青島,故中共中央派任國桢到山東,任臨時省委書記,着手恢複黨的組織。3月中旬,任國桢到達青島後,首先要租間房子,作為省委秘密辦公機關。但當時招貼租房啟事都寫着“沒眷屬不租”的字樣,當時尚未結婚的任國桢,自然沒有眷屬,房子也就租不成了。為了能租到房子,更是為了掩護新來的省委書記,組織上便派陳少敏到任國桢身邊,假扮夫妻,協助工作。陳少敏當時在打蛋廠當工人,白天在廠裡上班,晚上陪着任國桢外出從事秘密活動。很快,山東黨的組織就得到了恢複。任國桢到山東不到一年,又出了叛徒。為安全起見,組織上調任國桢到中共北方局工作。陳少敏也一同前往,協助任國桢工作。1930年12月,任國桢被中共北方局任命為中共北平市委書記、河北省委委員。任國桢、陳少敏二人在共同的戰鬥生活中相愛了,經組織批準,這對假夫妻成了真夫妻,并且生了一個女兒。1931年春任國桢被調到天津工作,同年9月任中共唐山市委書記。10月9日以中共河北省委特派員身份到山西工作,21日由于叛徒出賣,于山西特委秘書處(太原市典膳所8号)被捕。在敵人的嚴刑逼供和叛徒的無恥指證下,他大義凜然、威武不屈,于1931年11月13日被閻錫山殺害,年僅33歲。
任國桢犧牲後,陳少敏非常悲痛。從此,她再也沒有結過婚。直到晚年,陳少敏還把任國桢的照片挂在卧室内。同别人說起愛人來,更是很動感情:“他呀,任國桢,任國桢!魯迅的愛雛!他寫的《蘇俄文藝論戰》一書,就是魯迅先生給寫的序!”
說起陳少敏,熟知中共黨史的人們肯定都對下面這件事記憶憂新:“文革”時期的1968年10月,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當到會的中央委員就“關于叛徒、内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進行表決時,除一人外全投了贊成票。這惟一未投贊成票的中央委員就是陳少敏。表決的時候,陳少敏莊嚴地用右手捂住左胸趴在桌上,用這種特定的方式,表示自己鮮明的态度。因此,陳少敏在“文革”時期受到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殘酷迫害。
陳少敏,原名孫進修。1902年生于山東壽光。1921年冬進入青島日商内外棉紗廠做工。1928年加入中國共産黨。曾和任國桢假扮夫妻從事秘密工作。曾任中共青島市委工委委員。1930年随任國桢調往中共北方局工作。後和任國桢結為革命伴侶。曾任中共天津市委秘書長。1932年冬,因叛徒告密被捕。次年出獄後,先後擔任中共唐山市委宣傳部長、冀魯豫特委組織部長、副書記,并在那裡建立了冀魯豫邊區抗日武裝第四支隊。1936年被派往延安中央黨校學習。1945年當選為中共第七屆候補委員。解放戰争時期,曾擔任中共中央中原局常委兼組織部長等職。建國後,在任中國紡織工會主席期間,到青島發現并總結推廣了“郝建秀工作法”等。1953年後,曾任全國總工會副主席、黨組副書記,全國人大常委,全國政協常委。1956年8月在黨的七屆七中全會上遞增為中央委員。1956年9月在中共“八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1977年12月在北京病逝,享年75歲。
李白和裘慧英一家三口
李白和裘慧英
李白,1910年生于湖南浏陽,曾用名華初。1925年加入中國共産黨。1927年參加湘贛邊界秋收起義。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曾任通訊連指導員。參加過長征。1937年到上海,從事黨的秘密電台工作。
李白到上海從事黨的秘密電台工作後,當時的電台領導人龔飲冰(建國後曾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等職),憑着自己長期從事地下鬥争的豐富經驗,認為李白身邊必須有位女同志,與他假扮夫妻,這樣才不緻引起左鄰右舍以及敵人的懷疑。因此,龔飲冰就親自物色人選,把綢廠的青年女工裘慧英調到了李白身邊。
裘慧英,又名裘蘭芬。1917年生于浙江省嵊縣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929年12歲時到上海入日商裕春綢廠、美亞綢廠當包身工,後受到廠裡中共地下黨員的啟發教育,積極投入抗日救亡運動,1937年10月入普益綢廠。同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産黨。1938年任中共滬西綢廠委員會委員,負責宣傳工作。4月奉調至中共中央駐上海的地下電台,和同延安來的李白扮成假夫妻,通宵達旦地收發電報,及時把延安中共中央的指示傳達給上海地下黨,又把日、僞的重要情報傳遞給中共中央。鑒于他們之間産生了純潔的愛情,黨組織便于1940年秋批準他們結為伴侶。
1942年9月中秋前的深夜,日本侵略軍采取分區停電的辦法,搜索中共地下電台時,李白夫婦雙雙被捕,押至日本憲兵司令部。敵人讓裘慧英親眼看着李白受刑,她雖心如刀割,但仍咬緊牙關推說丈夫做的事自己一概不知。半個月後裘慧英獲釋,她一面進大誠綢廠做工,一面接受組織囑咐以妻子名義到處尋找李白下落。1943年1月打聽到李白關在極司斐爾路(今萬航渡路)76号,就以妻子身份入内探監。通過密語,知道李白咬定自己私設電台是替一個闊老闆了解黃金價格升降消息,未涉及政治。由于李白一口咬定是為一個做生意的老闆服務,幫朋友了解商業行情,而日軍又未掌握實情,不知李白是為誰發報。在這樣的情況下,受到酷刑折磨的李白後經地下黨營救獲釋。
李白出獄後,為了避免敵人繼續追蹤,暫不恢複情報工作,由組織安排在良友糖果店當店員。日本投降後,國民黨反動派挑起内戰,李白繼續從事秘密電台工作,通過電台又把大量情報傳送給黨中央。1948年12月30日淩晨,遭國民黨武裝特務包圍搜查,李白夫婦和孩子一起被捕後,被押送到國民黨警備司令部第二大隊。1949年5月7日,李白被國民黨反動派秘密殺害後,已出獄的裘慧英強忍巨大悲痛,繼續忘我為黨工作。建國後,裘慧英先後擔任中共上海電信局基層支部副書記、上海郵電技工學校副校長、郵電工會上海市委員會副主席和顧問。1983年離職休養。1992年因病在上海逝世,終年75歲。

“弄假成真”的革命夫妻彭詠梧和江竹筠
彭詠梧和江竹筠
彭詠梧,又名彭慶邦。1915年2月生于重慶市雲陽縣紅獅鄉。1931年,上中學時便投身于共産黨領導的抗日救亡活動。1937年秋,在省立萬縣師範學校就讀時,加入“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次年加入中國共産黨。1939年6月,任省立萬州師範特支書記,領導全校黨的地下鬥争。是年秋,受黨組織委派到重慶,進入南方局黨員幹訓班學習。學習結束後,被派往雲陽、奉節等地開展革命鬥争。1940年秋,任中共雲陽縣委書記。1941年秋奉調到重慶,先後以大陸運輸行業會計、中央信托局職員等公開職業為掩護從事革命工作。1943年,黨組織派江竹筠同他假扮夫妻,協助其工作。兩年後,經黨組織批準,兩人結為夫妻,後生下兒子彭雲。1947年1月,參與領導了重慶63所大中學校師生進行的反抗美軍暴行的大遊行。後來中共川東臨時工作委員會成立,任臨委成員兼下川東地工委副書記,主要負責下川東的武裝鬥争。在雲陽地區組建了“川東民主聯軍下川東遊擊縱隊”(後改名為“中國共産黨川東遊擊縱隊”),并擔任政治委員。1948年1月9日,參與領導了下川東“奉大巫起義”。16日,率遊擊隊向巫溪方向轉移時,突遭國民黨軍包圍,為掩護戰友突圍英勇犧牲。時年33歲。
江竹筠,1920年8月20日生于四川省自貢市大山鋪江家灣的一個農民家庭。1928年随母親到重慶外婆家寄居,不久進廠當了童工。1932年,進孤兒院小學免費讀書。1936年考入重慶南岸中學。1939年考入中國公學附屬中學讀高中。她班上有個女同學,叫戴克宇,是地下共産黨員。戴克宇經常帶些進步書刊讓她閱讀。她思想進步很快,不久就加入中國共産黨。1940年考入中華職業學校會計班,任該校黨組織負責人。1941年,任中共重慶市新市區區委委員。1943年5月,出于工作需要,按着黨組織的要求,與彭詠梧同志假扮夫妻,組成一個“家庭”,作為重慶市委的秘密機關和地下黨員學習的輔導中心。1944年5月去成都,考入四川大學農學院學習,并以學生身份做群衆工作。1945年,經黨組織批準,與彭詠梧正式結為夫妻。人們習慣稱她“江姐”,以表敬愛之情。1946年7月江姐回到重慶搞學運工作。在丈夫彭詠梧的直接領導下,江姐還擔任了中共重慶市委地下刊物《挺進報》的聯絡和組織發行工作。1947年,彭詠梧任中共川東臨時委員會委員兼下川東地委副書記,領導武裝鬥争。江姐以川東臨委及下川東地委聯絡員的身份和丈夫一起奔赴鬥争最前線。1948年1月,彭詠梧不幸犧牲後,江姐強忍悲痛,毅然接替丈夫的工作。她說:“這條線的關系隻有我熟悉,我應該在老彭倒下的地方繼續戰鬥。” 
1948年6月14日,由于叛徒的出賣,江姐不幸被捕,被關押在重慶渣滓洞監獄。國民黨軍統特務用盡各種酷刑,妄想從這個年輕的女共産黨員身上打開缺口,以破獲重慶地下黨組織。面對敵人的嚴刑拷打,江姐始終堅貞不屈。1949年11月14日,在重慶即将解放的前夕,江姐被國民黨軍統特務殺害于渣滓洞監獄,為共産主義理想獻出了年僅29歲的生命。
王士光和王新一家三口的合影
王士光和王新
王士光,原名王光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的四哥。1915年生于天津。20世紀30年代先在北京大學數學系讀書,後轉到清華大學電機系,學無線電專業。1936年參加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1938年5月加入中國共産黨。同年在天津組建黨的秘密電台。王光傑到解放區後,改名王士光。曾任冀察熱遼軍區無線電中隊機務主任,晉冀魯豫軍區、華北軍區通信處副處長。1947年組建邯鄲廣播電台及時接替陝北廣播電台工作,曾獲中共晉冀魯豫中央局和軍區的特等功臣獎章和錦旗。建國後,曆任中央軍委電信總局工業管理處處長,第二、第一、第三機械工業部無線電工業管理局副局長,第四機械工業部副部長,電子工業部總工程師,中國電子學會第一、二屆副理事長,北京市電子學會第一屆理事長,國防裝備委員會技術顧問。是中共八大代表。
王新,原名王蘭芬。原籍連山,1921年出生在遼甯興城一個頗有名望的官紳家庭。1936年考入河北女子師範學校附屬中學讀書。就在這一年,年僅15歲、還是中學生的王新就加入了中國共産黨。王新入黨後的第二年,“七七事變”爆發,平津淪陷,王新留在天津,除了繼續在學生中開展黨的地下工作外,還與中共北方局保持着聯系。1938年夏,王新向黨組織要求去根據地參加抗日鬥争。不久,和王新單線聯系的地下黨員張潔清(彭真的夫人)通知她到河北省南宮縣抗大分校學習。王新以為将要奔赴根據地,頓時熱血沸騰,準備投身抗日烽火中,但卻被調到天津和王光傑假扮夫妻。
王光傑在清華大學電機系學習時,結識了中共黨員姚依林(建國後曾任國務院副總理等職)。姚依林在1936年後,出任中共天津市委宣傳部長、市委書記。1938年8月,中共北方局需要在天津建立秘密電台。當時化名姚克廣的姚依林知道王光傑精通無線電技術,以前在家中組裝過無線電台,而且工作熱情高,是籌建天津秘密電台的最佳人員。于是,1938年8月20日,王光傑被姚依林從北平“招”到了天津。同年9月,姚依林安排王光傑在天津英租界伊甸園建立秘密地下機關,設置電台。為了掩護秘密工作,姚依林調來一位女中共黨員,和王光傑裝扮成夫妻,住在那裡。這位女黨員就是王新。姚依林按照地下工作的慣例,為王光傑、王新分别取了化名。白天,化名吳厚和的王光傑在天洋商場其同學開辦的一家電料行當技師,修理收音機。這樣不僅可以掩人耳目,而且容易搞到電台所需要的電信器材,而化名黃惠的王新則終日在“家”料理黨的地下機關事務。在幾個月的戰鬥生活中,共同的理想和使命将他們緊緊聯結在一起。當王光傑生病時,王新像真正的妻子那樣不怕髒不怕累日夜守護着;為了減輕王光傑的工作壓力,從沒有接觸過無線電的王新也學會了發報。漸漸的,愛情的種子在他們的内心深處紮下了根。經中共地下組織批準,他倆于1938年12月26日正式結婚。
1939年8月,上級命令撤銷秘密電台後,王新和王光傑一同離開天津,奔赴平西革命根據地。王光傑改名王士光,擔任冀察熱遼軍區司令部無線電中隊機務主任。王新則去了房山、涞水、涿縣一帶開展婦女工作。不久,由于戰場形勢的變化,夫婦之間失去了聯系,但他們始終愛情專一地互相等待着。直到1947年底,斷絕音信長達八年的王新和王光傑才重新相逢。王新在組織的安排下,穿過一道道封鎖線,越過幾個解放區,終于回到了丈夫身邊。短暫的團聚後,這對革命夫妻又開始投入到新的戰鬥生活中。
新中國成立後,王士光繼續為人民通訊事業嘔心瀝血,曾擔任四機部(電子工業部)副部長等職,王新則被分配到北京郵電設計院工作。“文革”開始後,在那個黑白颠倒的時代,身為王光美胞兄的“特等功臣”王士光也被打成了“裡通外國的特務”,被關進監獄長達七年之久。王新一次又一次地為丈夫申訴,拒絕寫任何“揭發”材料。幸運的是,在周恩來總理的親切關懷下,1974年,王士光恢複了自由。這年國GQ慶節,他和王新一起應邀參加了國GQ慶招待會。2003年6月24日,王士光在北京逝世,享年88歲。
陳雲參加了馮永瑩二哥馮仲雲骨灰安放儀式,慰問馮詠瑩和馮仲雲夫人薛文。
楊光華和馮永瑩
楊光華,化名子才、巴本、老周。1908年7月28日生于湖北省嘉魚縣。1926年在洪湖組織制扇工會,擔任糾察隊長。1927年加入中國共産黨。1928年參加沔陽秋收起義,組建洪湖地下黨組織。曆任賀龍領導的工農革命軍黨代表、中共沔陽縣委書記、中共湘鄂西臨時省委組織部長、代理省委書記、書記。1932年8月到上海中央局互濟總會工作,後任組織部部長。1933 年 6 月至 1934年3月任中共江蘇省委秘書長。1934年10月任中共滿洲省委代理書記。1935年4月去蘇聯。受“左傾”機會主義迫害,于1937年1月被判處徒刑送進集中營。1946年釋放後在蘇聯當工人。1956年回國後,先後任黑龍江省黨史研究所顧問、湖北省政協委員、常委。1991年8月26日因病在武漢逝世。
馮永瑩,1913年出生于江蘇省武進縣。1934年來到東北,到滿洲省委做地下工作。1936年進入蘇聯莫斯科大學學習軍事理論。1945年秋,到熱河公安局工作。1948年,調任東北烈士子弟學校校長。1952年,調任東北烈士紀念館當館長。1962年,調任湖北省政協秘書處副處長。1983年離休。現居住湖北武漢市。
馮永瑩參加革命主要是受了其二哥的影響,其二哥就是叱咤風雲的東北抗日聯軍著名将領馮仲雲。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馮永瑩決定到哈爾濱去找二哥馮仲雲。到了哈爾濱,二哥提出由她來搜集情報,并負責處理中共滿洲省委的一些文件。1934年團省委書記劉明佛被捕判變,省委機關遭到破壞。同年10月中央派楊光華來哈爾濱代理中共滿洲省委書記,又組成新的省委。為避免暴露身份,黨組織決定讓楊光華與馮永瑩同居一室,假扮夫妻。後來,因兩人之間有了感情,黨組織就批準兩人結了婚。
1935年4月,王明、康生将楊光華等人調往莫斯科。不久楊光華被共産國際認定為“内奸”,然後将他流放。1936年春天,馮永瑩來到蘇聯。共産國際名義上安排她到莫斯科大學學習,實際上是對她進行監控。她根本沒有見到楊光華。
1938年,馮永瑩從蘇聯回到新疆,以小學教師的身份繼續為黨從事地下工作。1939年與他人結婚。1941年初被組織上調往延安任延安被服廠會計。幾年後,婚姻破裂。1945年,馮永瑩去了哈爾濱,又回到二哥馮仲雲身邊。
1956年,楊光華在被流放13年、又被蘇聯控制8年之後,終于回到祖國。他在哈爾濱找到了馮永瑩,在經曆了21年的坎坷之後,兩人終于又走到了一起。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兩人調到湖北武漢工作。
    已同步到看一看

    發送中

    + 關注

    + 訂閱

    掃描二維碼推薦公衆号

    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