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政策為何一波緊似一波?你還看不懂嗎

設為星标後置頂 新西蘭微财經 10月10日


新 西 蘭 微 财 經

10月8日首發于RNZ。



Sandeep Singh


新西蘭移民部長Iain-Lees Galloway所宣布的團聚移民新政,最貼切的形容是殘忍,也是對努力工作的新西蘭移民的侮辱。


工黨政府,就像他們的前任國家黨一樣,選擇在10月份——也是下屆大選前的10個月,通過令人震驚的移民政策的宣布,為大選設定出基調,營造一個氛圍。


三年前的2016年10月,國家黨也是選擇在這個時機,宣布臨時關閉團聚移民,當時找了一個清除積壓案例的奇怪借口,其實道理相同——是為一場反移民言論占有重要位置的選舉做準備。


三年後的工黨政府在2019年10月,做了完全同樣的事情,宣布一個精英級别的父母團聚移民政策,從而輕易地把自己放置于反移民言論的和聲中。


這是每一個尋求連任的政府都想做的事情——不管是第三屆還是第一屆——在選前提高反移民的架勢,從而讓那些對一切都感到厭倦的騎牆派受此影響能夠投票給他們。


一旦反移民的論調能夠被提升到受重視的程度,其他的政策失敗或政績微薄,都能安全地藏身于公衆的挑剔之外。


所以,通常反對黨都會在選前出台一個強烈反移民特點的政策,博取選民的眼球。


所以在2017年大選之前,當時的反對黨——工黨出台了"cutting down immigration numbers by 20,000 to 30,000"(削減移民數量2-3萬)的古怪政策,在大選期間也充斥着反移民論調——幾乎所有的公共問題,從交通堵塞到基礎建設落後,從房價上漲到公共醫療系統負擔重,都和移民聯系到一起。


現在,2020年大選之前,類似的故事正在重演。不然,如何解釋新政下要用$159,000到$212,000這一令人驚異的擔保收入,才能擔保他們的父母來新西蘭定居呢?相比之下,中等工資$53,600和最低工資$17.70真是卑微了。




國家黨為何這時候裝聾作啞


同樣,還有什麼能解釋主要反對黨國家黨迄今為止對政府宣布的團聚新政,所表現出的令人震驚的裝聾作啞呢?


通常,國家黨的PR部門會對政府的每個決定迅速分解、反擊,甚至包括很小的道路項目決定,或者政府對e-scooters的決定。


然而,對于如此醒目的團聚移民政策,對于明顯否定了大部分移民工作者基本人道選項的一個刻意的決定,卻好像沒有看見。


如果按照上屆大選的模式,反對黨總尋求“青出于藍”,也許他們會選擇另一個時機,公布出自己的一套景願。


到現在為止,國家黨的沉默同樣讓人感到不舒服——這暗示出2020年大選時,新西蘭主要政黨都會采用最方便的反移民論調,就像上次一樣。


當然,這不妨礙所有的政黨,不管是哪種立場,都同時自豪地聲稱,新西蘭這個國家是移民創造的。



到現在,沒有一個政黨願意跳出現有框架,提供一個最簡單的長期探親簽證的機會,移民本來可以用這種長期簽證,自己負擔保險和父母生活費用,而不會成為公共系統的負擔,同時也能保證基本的人道,讓移民有機會可以在需要時照顧他們的父母。


很顯然,對他們來說,赢得大選才有更大的動力,而以反移民言論作為基礎去赢,是最容易的。


就這點而言,除了一再宣稱自己道德上優于其他玩家之外,工黨政府和任何其他政府,沒有任何不同。


* 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







新西蘭微财經

info@webizlink.co.nz

長按二維碼加關注

新西蘭核心消息推送


    已同步到看一看

    發送中

    + 關注

    + 訂閱

    掃描二維碼推薦公衆号

    微信公衆号